墓青嚣

【焰钢】迷失的漂泊者(6)

ame:

  


(6)


  缓缓睁开眼睛,等待眼睛聚焦。


  视野中出现的是昏暗的天花板。


“活过来了吗?”


  原本还迷糊的爱德华被这声音猛然惊醒并坐了起来,猛烈的动作牵扯到伤口痛得爱德华咬住了干裂的嘴唇。


“你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爱德华警惕而不解地看着在窗边浇花的维雅,数盆植物被堆放在窗边将维雅包围,一进门嗅到的香气大概就是这些植物散发出的。


  身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缠上了绷带,爱德华摸了摸心脏却发现那里只有一道不深的刺伤,完全不至于危及生命。那么,刚刚爱德华只是失血过多而休克了?


“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维雅放下浇壶向爱德华刚刚枕着的枕头指了指。


“那本杂志。”


“哈?”


  爱德华不明所以地向维雅所指的地方看去,那是昨天晚上从书店买来的杂志。


“虽然在他的脸上开了一个洞不过能救你一命他大概也不会介意。”


  杂志封面上的罗伊被在脸上无情的开了一个洞看上去有几分滑稽。


“活着的证明我看到了,所以也没必要再杀你了。”


  活着的证明……


“我的代价是一半的视力,一般的听力,嗅觉,味觉以及痛觉。”


  爱德华猛然抬头看着娓娓道来的维雅。


“还有,关于存在理由的所有记忆。”


“我想你大概也差不多吧。为什么会这么了解你?因为我也一样啊。”


“在罗伊参加伊修巴尔歼灭战我正在北方和那群野蛮人周旋。因为某些事故我被迫拉进了门中……回来之后我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这个世界了,无论是从心理还是生理来说。”


  维雅微笑着。爱德华不禁想,这个人也曾比他痛苦过千万倍吧。


“原本只是迫于外界而参与战争的我脱离了军队,但军方却一直不肯放过我,没有痛觉,只要还有意识就能够战斗的炼金术师听起来不错吧。”


“但是,我还活着,多亏了某人还让我记得自己的价值。”


  爱德华注视着维雅缓缓开口。


“你的冰雪,也很美丽,不逊于那家伙的火焰啊。”


  维雅露出很惊讶的表情,但那并非是恭维,而是爱德华发自内心的想法,尽管这是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家伙,但爱德华好像没有丝毫敌意。


“看来你真的能够看到了。”


“谢谢。”


“不……以后该怎么做我想你已经有眉目了吧?”


“啊…虽然还是半吊子,但是想要告诉那家伙,他的火焰……”


 


 


尾声


  三月以来,整个中心市都被阳光所笼罩,清晨总能听到鸟儿在发了新芽的树枝上叽叽喳喳。


  寒潮褪去了。


  处理完南方司令部事件的罗伊总算迎来了清闲的时光,然而本因乐得清闲的他却似乎心事重重。


  自上次见爱德华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罗伊不觉得以爱德华德的工作效率可以将送信这样的简单任务拖到如此之久。


  当然,他承认送信对象维雅.夏赛尔,他的老战友是个很不寻常的人,所以并不排除爱德华会被他绊住的可能。


  但他所担心的是,那个人会就此消失。


  想要排解不安的罗伊超乎寻常地勤奋,好一段时间不拖延文件签署工作的罗伊让他的下属们以为他中了什么邪。


  但罗伊知道,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白昼的时间越来越长,当红霞再一次铺满天空时罗伊才察觉到自己差不多该下班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果然,还未等罗伊回应门就被推开了。


  如他所想,如他所盼。


“我还以为你这次是真的被掩埋在北方厚厚的白雪下了。”


  听到熟悉的语调爱德华不禁露出微笑,而看到微笑的罗伊不由自主地屏住呼息,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哪里不一样。


  爱德华向罗伊走近,经过沙发时把手上的行李箱随便放在了上面,罗伊清楚看到了爱德华脸上的伤痕。


“托你的福活过来了。”


“……”


  罗伊感到一阵头痛,果然维雅.夏赛尔那家伙干了什么过分的事吧。


“任务对象有回话给你。‘对于你的命令一不小心做过头我感到非常抱歉,所幸损伤不大,作为赔礼我会在近期归队的。’”


  罗伊不管怎么想都无法认为对方是个会不小心到这个程度的人。


“我知道了……总之,欢迎回来,钢。


  爱德华歪歪头看着有些不自然的罗伊然后笑了笑。。


嗯,我回来了。


  果然有哪里不一样了吧。罗伊因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而满面惊色。


  没有理睬对方的惊讶,爱德华坐在了罗伊的办公桌上,两手向后撑,仰望着天花板,金色长发也随着躺在了桌子上。


“在来这里之前我回了一趟利赛布尔。”


  一边说着爱德华一边扭过头将视线与罗伊相交,他轻拍了拍自己的右臂。


“机械铠坏了所以去找我的机械修理师,大佐应该不会介意吧?”


  解开了吗?


  身上的束缚。


“阿尔打算再一次和老师去修行,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吧,虽然不能再陪他一起难免会让我这个哥哥有点寂寞啊。”


“爱德……”


  罗伊看着对方坦然地说出阿尔的名字而脸上也直率地露出了寂寞的神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真的从禁锢中解放了吗?


  罗伊不知道自己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小心翼翼。


“不过已经没事了。”


  爱德华从桌子上跳下用坚定的眼神望着罗伊。


“我已经不会在逃避了,我会直视一切然后前进。”


  罗伊注视着爱德华的金色瞳孔,那里所倒映的景色已不再单调。


“只有气势还不错嘛,钢。”


“别小看我啊。”


“那就好好加油吧。”


  夕阳的光彩投射入罗伊的办公室,无论是罗伊还是爱德华都感到无比的温暖。在罗伊的眼中被夕阳所笼罩的爱德华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大佐,还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嗯?”


  爱德华几乎贴着桌子俯身靠近罗伊。


“你的火焰是为了保护珍视之物才存在的,我觉得是坚强又温柔的火焰哦。”


  罗伊有些呆愣地望着脸颊有些发红的爱德华。


“还有…….”


  爱德华压低声音,更进一步地靠近罗伊,然后在罗伊毫无防备之时吻上了他的唇。


“我爱你,罗伊。”


 


我不过是个迷失的漂泊者,从迷雾中醒来后终于发现我的归处就在那里啊。在那个地方,我最爱的和最爱我的人一直在等着我回来。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需要漂泊。




———————————————————————————————


  最终节完成啦,这个故事就到此结束了,希望大家还算满意,感谢一直支持这篇文的朋友。


  那么,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下次再见。



评论

热度(39)

  1. 墓青嚣a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