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青嚣

【焰钢】迷失的漂泊者(三)

ame:

(3)


  爱德华并不是第一次来罗伊的公寓。不如说在和罗伊之间形成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后,这间房子成为了他常常光顾的地方。即便如此,不知第几次踏入这个充满罗伊气息领域的爱德华仍旧感到无所适从,而这种异样的感觉在从门中回来后日益膨胀,越是靠近罗伊就越是明显。爱德华明白这份感觉并非是厌恶,自己反倒在潜意识中依赖着这份带有怀念的熟悉感,并用它将已经认定无处可归的自己牵连在一个定点。尽管爱德华并不想去思考这个行为的理由但他知道那个定点只能是罗伊,他几乎无法想象倘若连这一个定点都不在时自己究竟还能如何存在下去,或者说,自己是否还会做出存在的样子呢?


  当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被柔和的灯光笼罩的那一刹那前,爱德华不由得眯起了眼睛。那是反射性的动作。因为每次来罗伊的公寓爱德华都会被猛然撕碎黑暗的强烈灯光刺到眼睛,于是不知觉间就养成了在灯亮前就眯起眼睛的习惯。然而这次却没有习以为常的刺激,爱德华有些不习惯地眨了眨眼睛。柔和的橙色光线使得整个空间显得不再那般死板沉闷;在不大的厨房旁边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多出了一张木制餐桌,在桌子的边缘处还摆放着一个插着不知名的白色花朵的玻璃花瓶;床边的书桌上放满了书,还有一本插着书签的精致书本在桌子正中静静躺着,显然是最近刚读过的样子。


  有什么东西变了,不只是指表面的物质,而是,其中更为深刻的无形之物。


  爱德华呆站在玄关口看着罗伊将脱下来的黑色大衣和军装挂在衣架上,那是仿佛要将人看穿一般的深邃视线。


“不过是稍微添置了些东西你就认不出来了吗?”


“……我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做饭的兴趣。”


  爱德华脱掉鞋子走进这间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间。


  不,这个地方曾经确实只是一个房间,不论是对于爱德华还是罗伊而言。但是现在,在爱德华看来它已经不再算是房间了。


“有时候也要让这个家有点生活气息。”


  对,它似乎是被称作家的地方。


“钢,你觉得怎么样?”


  明明是比从前温馨不止几倍的地方却让爱德华有一种如临深渊的感觉,四肢都无法灵活地移动甚至连喉咙都开始发痛无法言语。


想要逃开,想要脱离。


从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逃开。


与这个无处可归的世界脱离。


“钢?”


  没有等到回答的罗伊看着低垂着脑袋紧握双拳的爱德华意识到自己似乎操之过急了。


  眼前的人还是没有从禁锢中脱离,或许,在自己不在的日夜中这个笨蛋反倒在自我囚禁中越陷越深了。


  叹了一口气。


“到底要让我等多久呢?”


  罗伊问出了连自己都不指望能得到回答的问题。他大步走向爱德华将这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少年紧紧抱在怀里。而少年却像是受到惊吓一样死命挣扎着。


“钢!”


  罗伊没有松开,被大声呼唤的少年猛然停住,罗伊捧起少年的脸庞,那双原本充满光彩的金色瞳孔现在却像是没有生命的硝子,除了美丽什么都看不到。


“看着我。”


  听着被放缓语气的话语爱德华踌躇了一下随即想要转过头。


  当然,罗伊没有给他机会。


“什么都不要想,痛苦的,悲伤的,通通都抛之脑后。”


“只有现在,忘掉所有,把全部都交给我。”


“只要感受我所给予你的就够了。”


  罗伊脱下手套轻柔地抚摸着爱德华的脸。


“只要想着我就够了。”


  俯身缓缓靠近,两人的脸几乎相贴。


“这样你就会轻松了。”


  究竟是言语的作用还是其他什么,爱德华没有再躲开,罗伊吻上了他的唇。


  渐渐,爱德华放松了僵硬的身体轻轻环抱住罗伊,闭上眼睛回应着罗伊的吻。


  能起效的镇定剂不是穿透黑夜的银辉更不是自天花板而下的柔光,而是能将一切包括自己一并吞噬的黑暗。用身体的重叠代替心灵的交融只为用甘甜的快感麻痹自己抗拒一切的大脑。只有欲望交缠的时刻才会将无形的锁链卸去,但那不是解脱也不是救赎,剩下一具灵魂不知何处的空壳,单纯的肉块又能有什么感触?


 


  打算从公寓出去时窗帘的缝隙中没有投进一丝光亮,除了罗伊均匀的呼吸声外还能听到风在呼呼作响。熟练地编好已经长到腰间的金发,然后轻轻走向玄关,在看到餐桌上插在玻璃瓶中的白色花朵时他微微顿住。他注意到那花儿已有了枯萎的迹象,很没精神的耷拉着脑袋,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在从罗伊的口袋里取出信封的时候爱德华的身后响起了布料摩擦的悉索声。


“又打算不告而别吗?还真是匆忙啊。”


“天还早。”


  爱德华示意罗伊看看被捂得严实的窗户。


“要赶今早发往北部的首班列车吗?”


“嗯。”


“机械铠呢?”


“只要不去布里克兹就应该没问题。”


“……早点回来。”


“走了。”


  爱德华穿上鞋子,颠了颠鞋尖,背对着罗伊挥了挥手。


“钢!”


  爱德华打开门一股寒气迎面扑来,他转过头,视野中只有黑暗下家具的模糊轮廓,他看不到罗伊但是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离开就要好好道别,这是最起码的礼仪吧。”


……


  听上去好像是在摆架子的大人或者是发官威的上司说出的话,


那么大佐,我出发了。


  话音伴随门关闭时所发出的碰撞声落下,门内的世界更显寂静,乘机跑进来的冷气一点点吞食着温度以及爱德华残留下的气息。


  罗伊望着渐渐看得出白光的窗户点起了一支烟。


没有回来也没有离开吗…..”


  太息消散在向上升起的烟雾中。


 


  爱德华略显懒散地靠坐在座椅上,车厢里空无一人,作为早餐的面包连着牛皮纸包装还完完整整的被放在桌子上。


  从车窗向外眺望看不到太阳升起,光辉铺洒大地的景色。


 


  等价交换从来都不是世界的真理,哪怕是在炼金术的世界。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在不停地为了得到些什么而付诸行动,或许有人会有意外的惊喜,也许有人能有幸完成等价交换,自然也有人可能一无所获。那么,我将自己最为重要的东西作为代价交换了回去的机会,或者说,再一次见到阿尔的机会,这场交换是否等价呢?


达成了,无论是指与门的交易还是我与阿尔踏上旅途的目的。这就够了。我无怨无悔。即便如门所说,阿尔不再需要我,甚至不再记得我,失去归处的弱小的我依然感到高兴,那是无与伦比的喜悦,尽管喜悦中夹杂的是苍凉。




———————————————————————————————


  感谢能与你们再次相见,今天我终于没忘记要发出来这件事了(笑)


在昨天的评论里有朋友猜测是不是阿尔忘记爱德了,恭喜那位朋友答对了一大半哦。我认为艾尔利克兄弟是彼此的精神支柱,无论哪一方失去了关于对方的记忆对记得的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吧。但是即便记忆不再只要还有明天就能创造出新的记忆,所以爱德华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状态呢?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还能猜出来。


本来也不算注重生活的罗伊特意营造出家的氛围却还是让爱德华逃开了,罗伊也是心累呢(笑)


那么最后,希望能与大家在下一节相遇。

评论

热度(38)

  1. 墓青嚣a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