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青嚣

【焰钢】迷失的漂泊者(二)

ame:

(2)


  爱德华.艾尔利克,十七岁,国家炼金术师,罗伊.马斯坦少将手下的一条忠实走狗。如果说十二岁时爱德华是以亚美斯特利斯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而闻名,到十六岁为止是以站在民众一边的正义行为而闻名的话,那么现在,十七岁的爱德华则是以马斯坦手下不怕死的狗以及漂泊的炼金术师之类的称号而广为人知。这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就连爱德华自身都没有想到当年如此讨厌军队的自己居然会再次回到这里重新拿起银怀表,并且不知疲惫地从罗伊手中接过各种任务,在亚美斯特利斯的大陆上不停奔波,无论碰到何种困难,受了多么致命的伤也像是无法停下来一般继续着。而这一切没有任何理由,他只是漫无目的地重复着这样的行为。


  穿过熟悉而陌生的走廊来到那扇略显沉闷的木制双开门前,爱德华吐了一口气敲响了它。


  未等房间的主人回答门就被推开了,爱德华毫无顾忌地进入这个房间。


“未经允许就进入我的地盘,你敲门还有什么意义吗?”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语调,令人安心却又想要逃离的气息。仍旧埋头于手下文件的罗伊并没有抬头看爱德华却像是早知道来者何人一般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爱德华抬起右手又敲了敲身后的门。


“意义不就是,告诉你我来了吗?”


“那还真是多谢了,要不是这富有意义的敲门声我还以为你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静悄悄的死掉了呢。”


  罗伊停下手中挥舞的钢笔扔到一边,直起身来笑看着爱德华。


欢迎回来,钢。


  爱德华将手提箱放到罗伊办公桌前的黑色皮质沙发上,从里面取出几张写满了字的纸,那是任务报告。


“南方司令部的埃普鲁克上校是达普利斯人口失踪案的主要参与者。失踪的儿童,流浪者和战俘是由他派遣亲信诱拐的。牵扯到的军人我已经在报告中写出,总共有二十一人。被诱拐的人数为一百六十五人,其中已有三十四人在早期实验中被杀害。”


  罗伊专注地浏览报告上的信息,眉头不禁蹙起。


“幕后主使果然是南方司令部吗…”


“南方司令部似乎想要再次在战争中利用贤者之石取得胜利。”


“近年南部并没有战争…难道说!?”


“新上任的南部司令有一半的塞坎亚血统。”


  塞坎亚同伊修巴尔一样是少数民族生活的土地,尽管与贤者之石和人造人无关,但作为参与暴乱而被镇压的地区,伤亡惨重的塞坎亚民族对亚美斯特利斯的军部政权同样怀抱仇恨。不难想象,作为塞坎亚民族的后裔会对这个国家做出什么。


“内战吗。还真是不肯让人消停啊。”


  罗伊放下手中的报告转过椅子侧对着窗户凝视窗外的昏黑。


  从过去的伤痛中脱身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于国家而言亦然如此。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吧。时间还无法抹平那些人的仇恨,这也是代价,不是吗?”


“为了仇恨去制造更大的悲剧最终得到的还是仇恨,怎么想都不是划算的交换。”


“这就是人类啊。我们谁都摆脱不了……所幸这件事还能挽救,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虽然有点麻烦就是了,我会亲自处理的。”


罗伊谨慎地把爱德华交给他的报告叠起来锁进了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


爱德华随手翻看起罗伊桌前堆起的文件,其中不乏琐杂的申请报告。


“明明都是少将了却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处理这些啰啰嗦嗦的文件吗。”


“上面的老狐狸们还是不留余力地压榨我这个年轻俊才啊。真是让人没办法。”


像是丝毫不在意般的打趣让人完全看不出罗伊对这不合理的工作有什么困扰。


“既然看上去这么游刃有余就快些把工作处理完如何?又把工作堆积到最后可是会让中尉生气的。”


罗伊没有重新拿起笔而是站起身来一副今天的工作到此结束似的样子。


“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注意到罗伊的动作时爱德华问到。


罗伊停下整理衣服皱褶的动作凝视着爱德华。


“我没有虐待部下的习惯。”


这一年来爱德华几乎没有休息过,接过任务立马就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后回到中心市向罗伊报告,紧接着再为任务奔波。倘若不是罗伊刻意拖着不给爱德华任务恐怕他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为了休息停留一天的。


“你该为自己有一条勤快的狗而感到高兴。”


罗伊没有丝毫愉快的迹象,皱起的眉头让他的视线显得分外压迫,而爱德华却面不改色。


突然,罗伊注意到爱德华右脖颈被立起的衣领所遮挡的地方隐约有一道阴影。


爱德华意识到罗伊察觉了什么,下意识将视线从罗伊身上移到别处,然后微微将头向左侧过,被衣领遮挡的那道阴影完完全全暴露在罗伊眼前。


那是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疤,直到上次相见还完好的肌肤此时被一条不窄的伤疤划开,那看上去还在滴血一般的红色伤口充分显示出它的深浅。没准儿,那里离动脉只有1毫米的距离。


“怎么回事。”


罗伊伸出右手轻轻摩挲着那条深长的伤痕,不平整的凹凸感透过白色手套传递给罗伊的皮肤。


“不小心伤到了。”


对于这种明显是敷衍的模糊答案罗伊尽管不满却并没有追问。


就这么不想活了吗?


就没有任何值得你留恋了吗?


就没有任何能映入你的眼眸了吗?


就连我在这里,都看不到吗?就连我的存在,都感受不到吗?


罗伊在心里呐喊着,是无声地呐喊。无法发泄的激烈情绪促使罗伊将眼前的金发美人拥入怀中,因为两人间隔着一张桌子,爱德华随着罗伊突然的动作狠狠撞了上去只有上半身被罗伊的胸膛紧贴。


“呜...痛...大佐!你在搞什么!?”


罗伊没有为自己突然的举动解释什么,只是更紧地环抱住爱德华的肩背,右手下的爱德华的肋骨十分突出,显示出这个身躯的过分削瘦。


“快放开,这个姿势很难受。”


爱德华扭动着身体试图从罗伊的束缚中挣脱但自认为绝对称不上力气小的他却半点动弹不了。


“安分一点。”


罗伊缓缓抚摸着爱德华柔顺的金发,像是安抚哭泣的孩子一样温柔而又谨慎。


不晓得是无力挣脱而放弃了还是罗伊的言语起了作用,爱德华还是缓缓放松了身体,最终任由罗伊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罗伊放开了爱德华,爱德华揉着一直被禁锢的肩膀向后退了几步生怕罗伊再做出什么突然的举动。


罗伊没有去看爱德华的反应而是又一次打开了被锁上的右手边第一个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个白色信封,信被红色的蜡印章封住,印章上是亚美斯特利斯军部的标志。


“任务?”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不要那么敬业。”


罗伊像是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爱德华向罗伊手上的信封伸出左手却被对方避开了。


“什么意思?”


“你是打算拿了信就走吗?”


爱德华拿出装在裤子口袋里的银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如果你能快点说完的话我可以赶上去往任何地方的火车或者早点去旅店睡觉。”


“我可以把任务给你。”


罗伊将信封塞进搭在椅背上的黑色大衣的口袋中然后不紧不慢地穿了起来。


爱德华看着罗伊皱起眉头。


“别露出那样的表情。你以为我等了你多久?只有笨蛋才会放过眼前的猎物吧。”


“......在这里不行吗?”


“虽然办公室是别有一番情趣但是今天我想在床上做。”


罗伊绕过桌子径直走向门口。


“当然,你是不会拒绝的吧?”


爱德华转过身看向胸有成竹的罗伊。


“毕竟,你是一条为了任务什么都能做到的,属于我的最忠实的狗啊。”


毫无疑问,那是讽刺,而其中带着难以察觉又无法掩藏的伤悲。


爱德华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双剔透的金色眼眸凝视着罗伊,罗伊试图从爱德华的眼中看出什么,但透过那双眼睛所见之景只有让自己窒息的虚无。


像是对峙一般的僵持最终由爱德华打破。


金发美人扬起略显削瘦的脸庞,弯起的唇角让罗伊产生一种艳丽的感想,那份艳丽却像是带刺的红色玫瑰,分明美不可言却一下下刺痛着罗伊的心。


“你说的没错啊。”


爱德华缓缓合上了望着天花板的双眼。


 


  人如果不做出牺牲,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为了挽回阿尔我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然而我的意识,灵魂和肉体并没有分离也没有像老爹一样穿过门去往另一个世界。我只是保持着原样在门中醒来。


“你的愿望是什么?”


是门在问我。倘若阿尔能够如我所想恢复原来的身体好好地活下去那么我便别无所求。


“想要回去吗?”


像是摸透我的内心一般,门又一次发问。


“这次你要什么代价?”


无论是手也好,腿也好亦或是其他什么,只要能再次看到阿尔的面容都无所谓。


“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价值了,我要你最重要的东西来交换。”


最重要的东西......阿尔!?


“放心吧,代价只会从你身上支付。”


我的心被门读取了,即便很厌恶这种被操纵的感觉但我还是松了一口气并下定了决心。


“只是为了确认那种不确定的事就能献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吗?真是笨蛋啊。”


“那和你没有关系。”


“确认了又能如何呢?倘若...你亲爱的弟弟已经不需要你了,你该怎么办呢?”


不需要我....就算如此我也要去确认。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是吗。那么,我就满足你。”


再一次睁开眼的我回去了,回到了原本世界的我的身上果然没有任何被夺去的痕迹。那时我尚且不知道自己所支付的到底是什么。直到,我再次看到阿尔面容的那一刻;直到,我的愿望全部实现的那一刻。我意识到,所谓的最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


———————————————————————————————


  本来打算一天一更的,结果这件事被我成功的遗忘了。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朋友以及从第一篇看到这里的朋友们辛苦了。上次忘记说,这篇的设定是沿用03版的,但是我做了一定的修改,熟悉的朋友们应该一眼就看出来了吧。


那么,希望能在第三节和大家再见。

评论

热度(33)

  1. 墓青嚣a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