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青嚣

【鸣佐】吾心安处(佐助生贺 完)

茶半壶:

本来应该昨天发的。但是昨天去看火舞了。佐助好棒,流司好棒,大家都好棒。拉二胡的小姐姐和敲鼓的大哥都好棒【词穷中。


就记得一直在尖叫。对。然后开心地握到了所有演员的手【嗯昨天已经忍不住用手机炫耀了一遍【被打。


补的生贺也是生贺!


——————————————


佐助收到了一封信。


那时日落西山,树海绵广,四野无人,他正打算随便挑一棵枝盛叶茂的树,好跃在上面安稳地睡上一觉。星空作陪,鸟鸣兽伴,不远处的林间还有一泓泉水,足够他脱光了跳下去,洗净连着几日奔波的尘埃。


计划中,他或许还会用他一直擅长的豪火球之术,去烤只兔子解决他的晚餐。干粮这种硬邦邦的救急食物,吃多了实在没意思。佐助固然能忍受艰苦的环境,毕竟也是人。


是人,就会馋。


但他如今,洗澡,吃大餐,睡觉的计划,全被来自鸣人的亲笔信打乱了。


他盯着“要事、速回”那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深深叹了口气。


现在继续报社还来得及吗?


 


所以说人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其实晓也挺好的,可惜被他灭光了。穿梭在林间的佐助苦大仇深地想。


如果鸣人慌报军情的话就灭了他。


 


他出发时,一日即将到头。山风温柔,村落的炊烟袅袅,田间劳作的村人归心似箭。连续奔波了两日,佐助终于在第三天的凌晨,赶回了木叶。东方露白,晨光破了第一道光。


悄眯眯守在木叶门口的守卫就见到一道黑影嗖地过去,甲和乙没忍住打了个照面。


两人彼此一惊。


“你也在这里?”/“你也在这里?”


“我以为就我在。”/“我以为就我在。”


异口同声两句后,甲和乙面面相觑。


“这么说来……”


悉悉索索两声,悄眯眯旁观的丙丁冒出了头。


果然。


同僚们第一次在工作中碰了面。


所以说暗部究竟在木叶偷偷放了多少人啊。


这么说起来,刚才那个人是宇智波佐助吧……


甲有些苦恼:“啊,到底要不要拦着问一下呢。”


乙深沉道:“如果是敌人,这会村子应该已经出事了。”


丙道:“不拦不会显得我们工作懈怠吗?”


丁说:“……比起懈怠我们的实力不是更应该受到质疑吗?”


就在这时那道黑色的人影又嗖地蹿回他们面前,叮叮几声苦无落地,翻腾的披风间,露出宇智波那张容姿端丽的脸,一脸冷漠:“工作懈怠,扣半个月工资。实力太弱,扣半个月工资。自己去找队长领罚,另外特训三个月。特训期没有工资。”


甲乙丙丁:“……!”


宇智波为什么要回来!


 


宇智波为什么要回来……


佐助也想知道。


他应该要问鸣人的。


如果村子事态紧急,他就不会有闲心返回去扣下属工资了。可是村里一片安宁,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好梦之中,犬吠都没两声。卖早餐的老板还没有开门。他心里猜测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事件,脚下生风一刻不停地跳跃在屋顶瓦片上。直到他看到宇智波大宅一片敞亮的灯光。


佐助立于屋顶之上。望了眼火影办公室。


漆黑的屋内与灯火通明的宇智波大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轻盈地落在了地上,发丝微动,衣角翻飞。判断着屋内的人数,然后猛地拉开了门。


砰!


“生日快乐——————”


用来挡暗器的披风上落了一堆的彩带纸屑。


佐助:“……”


拿着纸带的鸣人:“嘻嘻。”


拿着鲜花的小樱:“嘻嘻。”


拿着亲热天堂的卡卡西:“嘻嘻。”


捧着蛋糕的佐井望着这个,望着那个,迟疑着:“……嘻,嘻嘻?”


佐助闭了闭眼,冷静地掸掉了身上的纸屑。其实他头发上还沾了不少亮晶晶的纸片,但没人敢指。他看了眼满屋装饰,鸣人干净的衣服,再对比了一下自己风尘仆仆的模样,十分‘温和’地说:“这就是你叫我回来的理由。”


本想上前祝贺的木叶同僚们闭上了嘴,默默退后了两步。


好温柔的语气。


……好可怕的表情。


对于佐助,鸣人向来开启屏蔽状态,拒绝接收任何杀气。他亲亲昵昵地上前挽住佐助的臂弯。里头众人深吸了口气。而后一派‘天真和乐’道:“如果不提前叫你回来,佐助又会把自己的生日忘记了吧。去年没能给你庆生,我遗憾了好久啊啊啊!”


生日这种事,有什么好记的。佐助默默地想。


家人又不在。


他抿了抿嘴。


鸣人拉着他走到佐井捧着的蛋糕前,把刀递到他手里:“切之前,有什么心愿要许吗?”


并没有。


然而鸣人却一把按住他要切下去的手。笑着说:“不行不行,一定要想一个。”


木叶的朋友善意地起哄。外头愈发明亮,晨起的村落逐渐恢复着生机,街道上的吆喝声慢慢传到了屋内。当第一线阳光照到外头庭院的时候,被精心打理过的花圃内落了几只麻雀,唧唧喳喳不知道说着什么东西。廊沿上的风铃响了起来,仿佛有人归来。


“我……”


佐助握着刀,鸣人握着他。


他抬起头,大家都在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那句我没有什么可许的愿望,最终还是被他吞了下去。如果我的愿望是你的期待的话,那么你的期待,就成为我的愿望吧。


“希望岁月安好。”


佐助就着鸣人的手,把蛋糕一分为二。


“亲友和乐。”


再划为四。


故人入梦来……


他在心里,悄悄说。


 


结果最后是两人合力将蛋糕分好,一份份端给了大家。


说着是一个人的生日,倒像是两个人一起过的一样。


角落里不知道是谁在偷偷打趣:“啊,比起生日,更是新婚啊。”


鸣人啃着蛋糕甚是遗憾:“啊啊本来说好了在佐助进门的时候拿蛋糕摔他一脸的啊。”


“……那样会被揍死的吧。”


佐助盯着卡卡西不放,这让本想偷偷摸摸吃蛋糕的老师摘面罩也不是,不摘面罩也不是。


佐助淡定道:“没事。你吃。我不看。”说着用了万花筒。


卡卡西:“……”


他从怀里掏出亲热天堂递过去:“那么,生日礼物就是成人礼好了。”


书还没被佐助拿到手就被鸣人抢了过去,口中吵着老师偏心就要打开来看,结果自然是被小樱一拳爆头打到了墙上。书页无风自动,外头的阳光随着门被打开,照了进来。水月三人站在门口,一副旅人模样,手里大包小包拎了许多特产。


闹腾地众人一下停了动作。


“……这么安静突,突然有些不安呢。”


水月被盯地咽了口口水。


然后就被疯涌上来抢特产的人群给淹没了。


佐助站起来,看着重吾迈过人群,将手中的礼物递给他。包装完好,带着余温,沾着些土。“生日快乐。”他说,“总算是赶上了。漩涡那小子,千叮万嘱。但礼物是很早就备好了。一直没机会给你。”


“是啊是啊。”香磷凑上来,甜蜜蜜地要靠上他的肩膀,“所以我们的礼物和九尾小子没有关系哦。佐助要谢的话,只谢我们就好了。”


鸣人那句反抗的话早被她自动忽略。


她笑眯眯地说:“总之。佐助开心就好了。谁让你不开心我就宰了谁。”


佐助:“……”


鸣人突然背后一阵寒意。喂喂。你说这句话的时看我做什么!


可怜水月,还在被人群淹没中。


 


宇智波为什么要回来……


我为什么要回来。


佐助看了看即便和他人玩闹,也要搭着他肩膀的鸣人想。


如果吾心安处即是归乡的话……


那大约,就是回来的理由罢。


“喂,你们几个!”他突然开口。


“玩好后把我家收拾干净。”


疯得正欢的众人:“……”


这一群懵逼脸才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宇智波佐助终于满意地笑了。


 


END


助助,生日快乐。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