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青嚣

【双白毛LA】赌局

既然你要赌,我就不会让你输

蔚蓝:

从别处得知了这次进攻模组77的任务不让自己参与的消息后,阿德莱伊气恼了许久,左思右想,决定去大佐那里问个究竟。


路上正好遇到了从大佐办公室出来的另外三个特务团的成员,心里想着也许他们知道些什么,阿德莱伊便放慢了速度缓缓停在同伴面前,却依然难掩激动的情绪,他不满地皱着眉,拔高了声音质问走在最前面的伊克斯艾伊:“为什么不让我参与这次作战?”伊克斯的态度没有分毫要让步的意思,并不打算多加解释的他直接搬出了凯恩大佐来,“我传达的是大佐的命令,你要是不服从的话…”这么说着,伊克斯的手就伸向了身侧的枪套。


看着同伴的动作,阿德莱伊虽还有几分恼怒但也就此按捺下来,他沉声回答道:“我毕竟也是卡尔斯坦机关出身的人,规则我还是懂的。”


见伊克斯的动作松缓下来,阿德莱伊也不再多说,他在原地顿了顿,转身从几个同伴面前离开了。


那所谓的规则他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轻易执行。但话说回来,他刚刚在和伊克斯说话的时候,却也不止一次地用眼角余光确认过自己的佩枪的位置。


该说这是下意识的防备,还是自己早已做好了与同伴针锋相对的打算。


 


阿德莱伊叹口气试图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但思维根本不听指挥,早已飘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些日子里去。


在刚进卡尔斯坦机关的时候他还不习惯杀人,前几年那样跌跌撞撞磕磕绊绊地走过来,直到后来习惯于冷漠无情地把枪口指向别人,他的脚下身后不知是多少人自愿或是被迫地给他铺下的长路,鲜血蜿蜒。


在学着习惯和应用那条规则的途中,他也是这样从犹豫到果断,拔枪的速度一次快过一次,瞄准的地方也从脚踝手臂渐渐移向了心脏和额头。


而今他早已学会对多数陌生人的生死视而不见,却在面对同伴时还是会克制不住地让情绪外露,以至于破绽百出。


这改不了的习惯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软肋。


 


左眼又开始隐隐作痛,阿德莱伊抬手轻轻抚上绷带,皱了皱眉。他走到宿舍门口,通过指纹认证和虹膜扫描后推门进去,摸索着按下了开关。


灯光白晃晃地在头顶上亮起来,阿德莱伊走到书桌前坐下,拉开手边的抽屉打算把早上看到一半的那本书读完。刚把书取出来,一样东西便顺着抽屉微微下斜的角度自然地滑到眼前,是他常年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的手枪。


阿德莱伊习以为常地把枪轻轻往里推了推正要关上抽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把枪拿到了手里,很是怀念地看了好一会儿。


 


就是这把枪。


 


那时候的事情他已经记得不那么清楚了,导致争执的原因此时看来也并不重要,唯独深深深深仿佛是在脑海里反复刻印下来的,是他们唯一一次持枪相对的画面。


艾尔艾尔弗。这个人仿佛天生的血液里就没有温度,他采取行动所仰赖的判断标准大概也仅有那么一条,所以也从未有过迟疑的时候。阿德莱伊这些年下来对他的看法不断地变化着更新着,但有一点是从未怀疑过的。


这个男人始终认为,一切共生,都必然以共同利益为基础。


所以大约只要有人拦在他前进的道路面前,无论是谁,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对方吧。


这样想来,那一次自己还真是尝试了足够冒险的做法啊。


 


那次的任务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了,大佐独独将他和艾尔艾尔弗留在了驻地,却也不对缘由作出任何说明,这的确令人很不快,但阿德莱伊也没有多说什么,敬礼后就安静地回到了宿舍。


同为舍友的艾尔艾尔弗许久没回来,阿德莱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就在他正要出门去找找对方时,宿舍的门被艾尔艾尔弗推开了。


阿德莱伊面上平静,坐在一旁看书,却不时地关注着对方的举动。当艾尔艾尔弗简单地收拾了一套便装,把放在枕头下的手枪上好保险,揣进怀里的时候,阿德莱伊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去哪里,艾尔艾尔弗。”


“如你所想。你只要当作没有看见就好了,阿德莱伊。”


阿德莱伊猛地站起身来,抬高了嗓音:“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做这样的事。”


“你拦得住我吗。”艾尔艾尔弗一边确认着手边的东西,一边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


这话实在听着让人恼火,阿德莱伊终于啪地一声合上了手里的书,拉开抽屉飞快地拿出了枪。


耳边几乎分秒不差地同时响起两声拉开保险的声音,下一秒他和艾尔艾尔弗手中的枪已精准地指向彼此的额头。


艾尔艾尔弗这家伙…一直都在提防着自己吗。


想到这一点的阿德莱伊气得几乎发抖,他紧紧咬着牙,另一只空手愤恨地攥成了拳头,更加恼怒地瞪视着对方。


而对面的少年虽是神情平淡,眼底却也寒若冰霜,周身杀气凛冽,没有任何的动摇。


 


两个人就这么冷冷地对峙了几秒,阿德莱伊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勾着扳机的手依旧没有松懈,但是脸上的表情稍稍地柔和了点。艾尔艾尔弗对他这突然的神色变化有些出乎意料,他微微蹙起眉,嘴唇抿成一条线,紧紧盯着对方的举动。


“我赢了,艾尔艾尔弗。”阿德莱伊哈哈哈地笑出声来。他往回收了收手,用自己的枪拨开了艾尔艾尔弗的枪。银色短发的少年依旧绷着一张脸,但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沉默着站在原地。


“你没有开枪,”阿德莱伊轻松地笑着把手中的枪搁在书桌上,然后转回头看着同伴,“就这一点来讲,我已经赢了。”


我拿我的命去赌这最微渺的可能性,赌你对我有没有哪怕一分会让你犹豫的感情。


 


“留在这里,艾尔艾尔弗,或者你大可以选择先杀了我,再从驻地出去。”阿德莱伊目光在那把离自己不远的枪上停了几秒,又重新落回面前的人身上。


“别以为我不会杀了你。”艾尔艾尔弗面色沉了几分,他把枪口重新抬起对准阿德莱伊的心脏,出声警告。


“如果你执意如此。”阿德莱伊抬手握上艾尔艾尔弗的枪身,把它向心口又压了压,“动手也无妨,至少我也不必担着失职的责任。”


艾尔艾尔弗脸上浮起几分不耐烦的神色,他扣着扳机的手指稍稍收了收,像是要往下压去。


 


把对方的所有细小的动作都看在眼里,阿德莱伊抬起头来直视着艾尔艾尔弗,神色安定地等着最后的结果,好像那一切都与他无关。


下一秒耳边便响起一阵利落的声响,胸口的压迫感突然撤去,阿德莱伊还没来得及确认情况,就被人扯着领子摁在了墙上。


阿德莱伊只觉得背后一阵钝痛,他拧着眉头正要发作,艾尔艾尔弗便已经欺身上来半咬半吻地堵住了他的嘴唇。


对这出乎意料的情况阿德莱伊一时间也不知所措,他张口想要叫对方的名字却被艾尔艾尔弗顺势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像狼一样的人,连亲吻都满载着危险的侵略气息,艾尔艾尔弗一边近乎掠夺地吻着阿德莱伊,一边将手卡在他的脖颈处,指尖稍稍用力收紧了几分,感受到阿德莱伊的颈动脉在皮肤下温热的跳动,艾尔艾尔弗哼笑了一声把手下移了些,然后半开玩笑般地掐住了对方的喉咙。


这家伙,还是打算杀了我吗。阿德莱伊混沌中脑子里只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他觉得喉头发紧呼吸也渐渐困难,不知究竟是因为对方的吻还是对方那颇具威胁性的动作。


但即便如此,阿德莱伊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对他来说现在要推开或者采用更为粗暴的方式让艾尔艾尔弗住手都非常轻而易举,却不知为什么,他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连身体都没有打算反抗的意思。


忽然面前的人动作轻缓了下来,艾尔艾尔弗的手松开了阿德莱伊的咽喉,转而绕到他身后去,半托半扣着他的后脑勺,温柔地揉进了阿德莱伊那一向打理整齐的头发。之前热烈到令人窒息的唇舌交缠也渐渐变为单纯的嘴唇的摩挲,满是缱绻安抚的意味。


 


当艾尔艾尔弗终于放开阿德莱伊的时候,梳着麻花辫的少年已经顾不上多说什么,他有些慌乱地往一旁站开几步,按着胸口不停地喘气。


银色头发的少年少见地打破了惯常冷淡的表情,他向阿德莱伊靠近了一步,丝毫不受两个人之间微妙的身高差影响,半眯起眼睛勾起嘴角笑得像只藏匿在雪地里伺机捕获猎物的狐狸:“你说的没错,阿德莱伊,是你赢了。”


阿德莱伊呼吸平稳后情绪也终于冷静下来,他看着少年压低了嗓音开口:“那就给我好好在驻地里待命。”


这时阿德莱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便简单地整理了下衣装,打开宿舍门:“克琳希德少佐有事找我,你不要擅自行动,艾尔艾尔弗。”


出门之前阿德莱伊回过头看了眼已经安分地坐在书桌前翻书的艾尔艾尔弗,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开了口:“我对你并不了解,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


“但你还是要赌。”艾尔艾尔弗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把话接了下去,然后少年抬起头来看向有些愕然的阿德莱伊,嗓音是一贯的清冷却又藏着笑意。


“既然你要赌,我就不会让你输。”


 


——END——



评论

热度(19)

  1. 墓青嚣蔚蓝 转载了此文字
    既然你要赌,我就不会让你输